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泪琥珀的博客

开心就好

 
 
 

日志

 
 

幽与爱情(2003.06-2011.11.30) 1  

2013-11-01 12:07:26|  分类: 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推门。开灯。
    
幽直冲洗手间。胃里一阵翻滚,一股恶心涌上心头。幽以洗手台支撑着自己欲倒的身躯,一阵猛吐,伴着无声的泪。苍白修长的手指拧开水龙头,任水冲刷昏沉的头,冲掉那心酸的泪水。
    
冰凉的水,让幽清醒不少。抬头望着镜中憔悴娇艳的自己,一个凄凉的苦笑还残留在嘴角。想不起从何时开始,自己竟过着这样的生活。白天是一个工作狂,一个从小小职员做到现在的总经理,付出多少无所谓,只要充实;夜里却是一个酒鬼,一个在酒吧里又唱又跳,喝酒到凌晨一二点才回家的单身女郎,疲倦也无所谓,只要不让自己清醒,不让心再莫名的痛就行。
    
白天是人,晚上是鬼,厌倦了。二十八岁了,眼角呼之欲出的鱼尾纹自己最清楚。又一阵恶心传来,就像要把心掏空似的。幽无声的泪慢慢变成了哭泣,像要宣泄这些年来的孤寂。幽疲倦地跌坐在地上,靠着墙,环抱着双膝,蒙头大哭。多少回这样的夜晚,这样一个人,多希望能有个人来安抚呀,有一个强壮的臂弯可以依靠,多少年了身边没有一个男人,……
    
不,不要男人,为何男人这两个字一出现在脑海,就想起那张该死的脸,那张一辈子也忘不掉的脸。不,这是多么的残忍呀,八年了,以为已忘了那个人,却在这时想起。
    
幽痛苦的摇头,传来阵阵的头痛。天啊,到底要怎样才放了我?
    
幽走进浴缸,把自己埋进水里,淹没一切,包括思想。
    
一个小时后,幽裹着条浴巾从浴室出来,吹干头发。不能再这样折磨自己了。吃了片安眠药。拔好闹钟。关掉床灯。
    
一切又处于黑暗中。

 

(二)

昱日。
    
幽一身优雅的走进公司,步入办公室,一张微笑的脸却掩饰不住忧郁的眼神,掩不掉那黑眼圈。不过工作总是让人忙得没有空闲,喝着秘书递上来的一杯咖啡,幽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一个上午就在整理文件,接听电话,签单,联系客户,开会中渡过。
    
接近午餐时间,幽匆匆地吃过午饭。休息片刻就为下午的工作做准备,因为下午有一个谈判,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谈判,幽不敢马虎。幽再次把对方的资料重新看了一遍,调整好自己,决定就此上阵。
    
一场紧张的谈判以幽的胜利告终。又漂亮的打了一仗,幽一阵舒心。回到公司已是下班时间——1730分,幽拿起提包,一脸高兴的走出公司大楼。
   
幽走在街上,走进形形色色的行人中。看着每个匆匆的行人,也许他们想快点回到他们温暖的家吧。幽一阵伤神。然,不想再把自己沉迷于夜夜笙歌中。幽决定叫好友琼出来好好聊聊,已好久没有和琼一起了。
    
琼,是幽现在唯一能说知心话的朋友。三年前,琼和强结婚了,有一个两岁的小男孩——聪聪。可这并不影响幽和琼的友情。聪聪很喜欢幽,每次见到幽就叫:抱抱,我要抱抱。幽也很喜欢他,幽总是叫他,宝宝。
    
幽从包里拿出手机,拔通琼的电话。
    
琼:喂,幽呀!想起我了。琼愉悦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幽笑了一下:谁想你呀?我是想宝宝了,宝宝好吗?
    
琼:算了,你这没心没肝的,别把我的聪聪给骗走了。
   
幽:哈哈,你吃醋了?
    
琼:吃你个大头鬼。最近怎样?还在鬼混呀?
    
幽:去你的!本小姐今天心情好不和你计较。
   
琼:难得你这么开心,我就不陪你了。我们今天过二人世界,就这样了,拜拜!
    
幽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阵盲音传来,幽苦笑地摇了摇头。
    
又一个无聊的夜晚!

 

(三)

幽孤单的背影淹没于灯红酒绿中,茫然的走着。
    
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泪琥珀酒吧。那是在一次和朋友的聚会中,才知道这个酒吧的。于是就常来,特别是一个人的夜晚。
   
幽对泪琥珀的钟爱、执着是一种莫名的情愫。幽的初恋,更确切的说是暗恋或单恋,就是以泪琥珀开始也是以它结束的。幽一直都记得这个美得心痛的名字和那一首诗:

                               
当你转身离去
                               
走到我视力的尽头
                               
我慎重地
                               
把你嵌在一滴泪里
                               
想象
                               
千年之后
                               
是琥珀
                               
若有来生
                               
我必将踏遍千山万水
                               
寻找这古老的惟一
                               
佩于胸前
                               
于是
                               
我不敢低头
                               
害怕
                               
那颗泪坠落 
                               
碎了你
                               
碎了我千年的梦

   
幽很喜欢这里,除了它的名字外,还因为在这里可以置自己于热闹的人群中,拼命的舞着,忘了时空,尽情的放纵自己,也可以在一个人的角落独享孤单。因为是常客,幽有一个固定的位置,一个阴暗的,不起眼的角落。从这里透过五彩的昏暗的灯光,可以看到舞池中的对对舞蝶,看到柜台上独酌的人,看到每一个角落。
    
这一次幽没有再点酒,昨晚喝醉后的痛苦还残留在记忆中。幽点了杯爱尔兰咖啡。除去酒,咖啡也就是幽的首选了。呷一小口咖啡,幽自问:何时才能拥有爱尔兰咖啡般的爱情?幽一阵自嘲:不可能的事又何必强求。
    
舞池里男男女女在忘我的舞着,就像对对蝶儿在丛中飞一样,不用想烦心的事,看着闪闪灯光,从红到绿又变成蓝,随着它变随着迷茫,伴着香浓的咖啡,够了。
   
幽正陷于自己的思绪中,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
小姐,赏脸跳个舞?
   “
对不起。幽头也不抬的拒绝。
   “
没关系。我可以坐下来吗?
   “
随便。幽还是冷冷的回答。识趣者早就看出幽的不情愿,而那男人却没有一点反应。

   
幽要是抬起头来就可以从昏暗的灯光下看见那男人脸上的一抹笑意和一种你就是我的霸道,可惜幽没有。
   
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陷入另一种危险中。
    
   
他很随意的在幽对面坐下,点了和幽一样的爱尔兰咖啡,以研究的眼光看着幽,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得意。幽实在觉得这个男人真无聊,便给了他一个你快滚吧的眼神,就把脸转向另一边。
    
男人发现幽现在的表情和动作实在可爱,就更放肆地看着幽,那眼光像要把幽吃下。
   
幽被那男人看得实在不舒服,心里讨厌这个男人把自己一个难得的心情搞砸。于是,就买了单,打算离去,谁想到那男人竟也跟了出来。那一刻,一个念头闪过,不会是色狼吧?转念一想,不像呀!幽也不懂为何会替他解释,幽不想搞懂。幽在街上慢慢地晃着,突然,幽猛地一转身,那男人就在幽身后三尺处,那男人也着实被幽吓了一跳。幽有一丝得意,为自己的杰作。
    
   
幽说:你干吗老是跟着我?你长得也不像色狼呀?就不用跟着我了吧?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讨厌?这样会把你那俊美的脸打个折扣的……

    
男人在幽说话时一步步地靠近,幽可以看到他的嘴角一条好看的孤线向上翘着,幽想他心里一定有个鬼计,幽还没说完那男人就一把把幽拉进他的怀里,嘴唇也就准确无误的吻上幽的红唇,幽还没有反应过来,那男人就又放开幽,转身离去,夜色茫茫中飘来他的声音:
   “
我喜欢你,你是我的,记得哦!
   
幽对着他的背影失去理性的大吼:
   “
你这个混蛋,去死吧你!……”

   
幽回到家。躺在床上,幽突然觉得那个吻其实也蛮有味道的。幽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唇,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难道是因为太久没有这样的吻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幽这样对自己说。

   
幽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无梦。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