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泪琥珀的博客

开心就好

 
 
 

日志

 
 

办公室恋情(一)(2011.08.31-2011.09.15)  

2013-08-22 09:07:01|  分类: 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薛盈,女,28岁,公司职员,单身。

薛盈曾经有段长达7年的恋情,从大学校园至毕业进入工作。从如花似玉的19岁至26岁,女人最美的一段岁月,付出一切耗在一个男人身上,却最终没有结果而分开。也许应了那句古话,七年之痒。

曾经最纯真的感情与岁月,曾经最浪漫表白与承诺,曾经最动听的爱的誓言,曾经的疯狂,曾经的轰烈,曾经的刺激,都敌不过这个花花世界的灯红酒绿,敌不过物质或是精神或是生理的种种诱惑。也曾哭过、闹过、求过,然当一方已决意分手,就算费尽心机,苦了自己但却无济于事。

于是在这最现实的生存中,薛盈看透了所谓的一切,从26岁走向28岁月,也实现了自己等他两年的诺言,所以不再强求,许愿只是平淡的找憨厚的男人,会疼自己,结婚生子,然后过自己下半辈子平静安稳的生活。

()

唐浩,男,36岁,公司高管,单身。

唐浩,在24岁时,与一个以为将会度过一生的女人差点结婚,却在最后的时刻,被将爱一生的女人抛弃。

24岁至36岁,从一个简单的男人变得历尽男女情场,不断的抛弃女人,也不时被女人抛弃。婚姻让他害怕,更怕的是女人的背叛与自己的背叛。

遇到无数的女人,也许每一段都是真心,但真心总是有保质期,其中也不缺一*夜*情。

看惯不同场合的女人,内心已难有触动,总想找到一个可以让自己永保激*情的另一伴,却越是难遇,走走停停,成了所谓的钻石王老五。

男人不怕岁月的痕迹,但却怕热闹过后的孤寂,而是在想结束单身的日子里,曾会为女人身上的某一点喜好而去试着交往,却越发觉得内心的空洞。一段情或许只是缘于她的美丽的指甲,始于一个有情调的晚餐,结束于激*情后。

日子就在这种冲动的约会和拒绝中来到了36岁,该沉淀的男人亦慢慢了解自己的需求:也许只是找一个在生活中可以帮自己处理一切的女人,只是会缺少激*情;也许找一个有着激*情的年轻单纯的女郎,只是会缺少精神的满足。

()

王军,男,26岁,公司职员,单身。

刚从学校踏入社会的小伙,对未来特别有憧憬,工作认真向上,喜欢成熟有魅力的女人。

王军的感情经历相对简单,有过暗恋、单恋,但却从来没有过刻骨铭心的一段,所以很阳光,这种阳光很容易传给身边的人,也会让人觉得没心没肺的。

26岁的男人,有太多的勇气,有点小孩气,却又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可以承担一切的男人。有太多的年轻与激*情,即使身边有一点点事物或新鲜都可激起这年轻的心并与之一起共舞。

()

薛盈、唐浩、王军就在同家公司不同部门上班。

薛盈与唐浩在公司时间已有两年,王军刚进公司,相互之间有点业务往来但却不算频繁。从来办公室都忌讳恋情,薛盈、唐浩、王军不同年龄的三个单身男女,正常得没有交集,各自的生活经历与阅历也不可能让他们会有交集。

就在王军进公司时,薛盈成了唐浩的情*人,秘密的。

就在王军进公司时,公司里却盛传开了,王军是薛盈男友的谣言。

()

薛盈是唐浩的情*人,是偶然。

因为都单身,因为工作都相对轻松,因为工作中会有共同的话题,在很偶然的一次聚餐中,就那么自然的在一起,没有谁说是谁的男朋友也没有谁说是谁的女朋友,也许只是一种需求。薛盈以为这样的偶然只是现在网络生活中常见的一幕,一*夜*激*情后就会消失。

激*情后照样上班,在公司两人一样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也开一些小黄段,风平浪静得和以前一样。薛盈不因有此关系而去主动找唐浩,也不表现出点点不同,所以这种淡然面对激*情后的反映,是唐浩始料未及的,而激*情后对感情认识的思绪方式,两人却是不谋而合,这让唐浩有那么一刻的喜悦与珍惜。

此后一个月的工作中,薛盈更是平常得看不出一点端倪,或者这正是唐浩现在最想要的一种情形。一种近在身边,可有可无,亦不影响工作的感觉让唐浩觉得有种舒服的安心。

或者正是薛盈对这种感情的适当的处理,竟让薛盈自认为的一夜情演变成多*夜*情,最后成了唐浩固定的情*人之一。

他说:她是最好的情*人,也是最适合做地下*情人的人。她的自信,她淡然,她的美都是他所欣赏的。

()

王军是薛盈男友的谣言,是偶然,也是必然。

薛盈与王军之间原本并不熟。一天,由于薛盈的电脑出了点问题,王军帮忙修了修,让两个本无太多接触的人从认识到了解到无话不说就只有那么一瞬间。

王军常会写一些对生活对工作对感情的一些感叹,发表于他的空间里。虽然王军很阳光,却也有忧郁的一面,这源于他的生活。刚出来工作的人都是或多或少会觉得手头太紧,或是感情上有点小挫折就在无病的呻吟,于是他也像酸酸的诗人那样写些感性的东西来抒发感情。

王军所表达的这些感情,不经意间竟触动薛盈的情绪,引她回到曾经年少的大学时光,回到一种年轻的感觉,而王军对感情的一种伤感流露使他们之间产生了共鸣。

薛盈的忧伤,在这家公司里,曾经有两个人对她说过,一个是她的上司,一个是唐浩。虽然离上一段的感情已足足过去两年,但是薛盈在这种伤害中并没有完全走出来,所以将这种忧伤藏起来,也许曾有同样感受的人才会了解。

薛盈清楚的记得,在办公室午休时,大家在一起聊天,唐浩曾不经意的说:薛盈,你外表看起来是一个很阳光的人,但是你的眼神里我总感觉有一种忧伤。

薛盈笑笑对他说:在这家公司里,你是第二个说我眼神忧伤的人。

就在此一刻,薛盈能强烈的感受到这个男人对女人的洞察力。

薛盈对王军的感觉,还包含了一种对弟弟的宠爱在里面,因为他太像多年前那个感性的弟弟了。弟弟曾为薛盈写过诗写过文章,薛盈也为弟弟所写的东西感动流泪过。这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让薛盈与王军慢慢的聊开了。会在一起聊聊生活,聊聊年轻人的想法。因为两人同住在城市的东边,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也会一起下班,一起吃饭,一起打球,有时薛盈带了便当的话也会将一些好吃的菜给王军。

王军进公司短短两个月,薛盈与王军就常成双成对出现,在公司其他人看来有些暧昧,有人甚至开玩笑的说:薛盈,你和王军是一见钟情,还是曾经是认识呀,是你的前任男友,还是现任男友呀?薛盈也不去说清,随大家谈论,也许正是要这种暧昧去隐藏某种不能言说的情感。王军更是不致可否,好像就是等这种暧昧变成真似的。

()

薛盈第一次和唐浩在一起。

薛盈说:我们在一起吃吃、聊聊天就好。

唐浩说:我们去吃陕西面食,味道挺不错的。

薛盈后来才知道,唐浩在这个公司的几年里,将这个城市所有好吃的酒店、饭馆都尝了个遍,虽然唐浩已是一个近40岁的人,但是内心却有一颗长不大的心,除了吃,还喜欢各种好玩的东西。

在面馆,唐浩点一些特色面食,还有一支皖酒王。

薛盈一直听说唐浩能喝酒,没想到简单的吃个面食也可以喝酒。

在酒的面前,薛盈也是受不住诱惑的。因为薛盈,也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曾经无酒不欢,只是后来慢慢的戒了,就像戒掉男人一样。

在薛盈的过往记录中,喝酒从来不欠别人的,所以只要对方敬酒,从不拒绝,实在喝不过男人,最多也是一比二的和男人喝,从不赖。只是后来离开了那个男人,所以也就戒掉了酒,因为有时并不是一醉解千愁,酒醒后一个人的孤寂更让人觉得难过。薛盈情愿醒着忘记也不想醉后掏心掏肺去痛。

面馆里,他们仍聊着天,说些有的没有,谈谈现在城市的女人与男人,一杯一杯的喝,或许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放开来喝酒的原因,当一支皖酒王喝完,薛盈只是意识清楚,但手脚已有点不听使唤了。

走出面馆,过马路,唐浩就顺势扶住了薛盈的腰,就这样扶进了附近的酒店。

只是他们在一起,没有超过三小时。因为薛盈为自己的第一次出轨好像有些不安,有些不知所措。

()

一个月后,薛盈第二次和唐浩在一起。

这次,唐浩带薛盈去吃海鲜。一边吃一边喝着啤酒。

唐浩说:少喝点,不要像上次一样。

薛盈问:上次怎样?

唐浩说:你喝得有点多,和我在一起呢,还叫着别人的名字。

薛盈说:那又怎样?没征服我?

唐浩说:这次让你全身心的感受我的爱。

薛盈说:对不起,我只是出来陪你吃饭哦,晚点还有人约我呢,没空陪你。

唐浩说:先不说这样,好好享受这晚餐。

也许是薛盈漫不经心,让唐浩不知是该进还是退。

其实薛盈和唐浩在一起还是挺舒心的,他懂得如何取悦女人,又怎样适可而止。

吃完晚餐,薛盈去洗手间。薛盈习惯性不用烘干机干手或是用纸巾擦干手,她喜欢自然干爽。不经意间用湿手拂了下头发。

再次坐回唐浩的面前,唐浩眼神一直盯着薛盈,薛盈被盯得很不好意思,问:怎么啦?

唐浩说:另动,你头发上有水珠,我帮你擦干。

唐浩对薛盈自然流露出来的呵护,让薛盈心头一软,此时薛盈想,不管他会要求什么,自己都会答应吧,可转念又想,也许这也只是男人勾*引女人的另一种手段,然不管是唐浩的真情流露或是逢场作戏,薛盈都已猜测不了那么多了。

因为此时唐浩对她说:能陪我吗?

薛盈说:你这情场老手也会问这样的问题,如果你想吻一个女人,你会去问她我能吻你吗?还是霸道的直接吻下去呢,真笨。

顿了顿薛盈说:忘了和你说,我喜欢霸道但不粗鲁的男人。

薛盈的话就像直白的勾*引一样,此话一出,就像两个约好了干坏事似的,迫不急待结帐然后去开*房。

激情过后,唐浩不愿与薛盈匆匆分开,要求留下来聊天。

薛盈说:两个只想激*情的人,如果不想产生感情,那么在一起一定不要超过三小时,最重要的是不要一起过夜。

唐浩说:你这话,好像很有经验哦,你越发让我觉得与别人不同哦。

薛盈说:不用给我戴帽子,你不就是喜欢这样吗?

唐浩说:我可不这样想,如果在外只是匆匆的满足需求,这有什么意思,我要的就是可以好好的聊下,这样聊聊也不一定会产生很深的感情吧,就算有感情不更好吗?

薛盈说:错了,我现在要的不是感情,所以我和你不能在一起超过三小时。要不要我再告诉你,我对男人感情与对性的观点。

唐浩说:说吧,我都听着。

薛盈说:如果你有固定的另一半,像我们现在这样出来鬼*混,就不要在身上喷上香水。因为不要让香水给对方带来不便。

薛盈说:如果你有固定的另一半,像我们现在这样出来鬼*混的话,就不要用酒店的任何洗浴用品,因为这样你的另一半会因为味道而了解你的行踪。

薛盈一边说一边手仍不停的游走于唐浩的身上、嘴唇,唐浩哪见过一个女人将鬼*混的经验说得这样轻描淡写,手又如此性感的勾引呢?所谓的一刻值千金,不过如此。

唐浩不知道的是,薛盈的这些观点是从前男友的共同生活中一点点所悟出来的,自己付出的代价,只有薛盈自己知道,还有那会出卖自己的眼神会显现一点痕迹,其他则找不到一点点破绽。

这一次的激*情对薛盈来说是有真正感受到一个男人的热情与快乐,然激*情后留下更多的孤单与寂寞。

薛盈与唐浩,在外这样寻刺*激,在公司里却平常的再普通不过,他们两人也完全沉在这种与往不一样的情境中。

只是和第一次一样,他们没有在一起超过三小时。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