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泪琥珀的博客

开心就好

 
 
 

日志

 
 

办公室恋情(五)(2011.08.31-2011.09.15)  

2013-10-21 09:16:00|  分类: 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

有一个场面,也许可能只有在电视里或是小说里才会发生的,却也被薛盈遇上了。

公司开会,薛盈的对面是唐浩,再回头一看周围的人,竟然全是和唐浩有过这种那种关系的女人:同事介绍发展过一段的人、曾经相恋过一年的女人、秘密的情人、喜欢唐浩的女人……,天啊,薛盈真不敢再数下去。

 

薛盈见到唐浩就说:记得那天开会吗?场景很壮观呀。

唐浩:什么场景壮观呀?

薛盈:哎,有一排你曾经和现在的女人坐在你的对面开会,不壮观吗?

唐浩:晕哦,你说那个呀,我倒没想,你要是不说我还真的不记得。

薛盈:你承认老了吧,天天工作在一起的女人,你也会忘记,不知那些你曾经的女人,是不是早就抛到九宵云外了呢。

唐浩:过去的就过去,过好现在就行,想那么多干什么。

薛盈:男人和女人还是不一样呀,你们更绝情。

唐浩:女人绝情起来会比男人更恐怕。

薛盈:我能理解也同意你们男人的感情和性是可以分开的,有时女人也可以,像我。

 

薛盈心里暗暗嘲讽自己,这怎么和与王军说的不一样呢,哪一个是真实的自己呀?薛盈自己知道,言外之意是告诉唐浩,不用担心我会缠着你。只是,越是见面,薛盈却越是清楚,如果没有感情,没有喜欢,没有爱在里面,自己怎么会心甘情愿做他见不得光的情人呢?可是这些话又怎么可以和唐浩说呢?当初唐浩会一直不断的找她,正是因为她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呀。

 

薛盈与唐浩就这样有时是知己一起讨论生活、讨论感情,有时是同事一起讨论工作,有时又像朋友一样互帮对方,更多的时候却是情人,于是在一起久了,唐浩也会依赖薛盈,还有一些迷茫,让日子时而紧密时而疏松的过着。

 

王军对薛盈的热情也不如从前了,只是偶尔还会问薛盈过得好吗,薛盈总是回答很好。

有时聚在一起吃饭,也是沉默太多。薛盈是完全能理解王军的,时间是最好的东西,什么都会让一个人慢慢的变化的。

 

(十七)

和唐浩在一起太久,薛盈就越了解他所有的秉性。

 

唐浩:我喜欢指甲片长长宽宽,好看的,我会因为一个人漂亮的指甲去找那个约会。

她看看自己的手指,是挺修长的。

唐浩:记得有一次公司请了外训老师来讲课吗?有个女人,在讲课时我看到她的指甲很漂亮。

薛盈:你不会就约她了吧?你有她的电话?

唐浩:我向人资部要的呀,只是见面那天给我印象太差了。

薛盈:怎样差呀?

唐浩:讲课的时候穿得挺职业的,手指很好看,可是你不知见面的时候,她染了个头发,还搞成爆炸头,我一看就不喜欢,再一听她说话手舞足蹈的,让我一点胃口都没有。

薛盈听说唐浩的描述笑晕过去了。

薛盈:你也不先了解一下人家,就这样,活该你。

唐浩:我了解了,她没有男朋友,我这不是急了吗?

薛盈:我太佩服你了。

唐浩:我喜欢指甲的颜色为烟熏色,这样才性感。

薛盈:知道,你这样的话,全公司都听过。

唐浩:你呢?也为我画画?

薛盈:不画,就算画,我也不画烟熏色。

薛盈虽然不以为然,然只要公司有大型活动,或是自个出去旅游或玩,总会提前去修指甲,再画上偏暗的深沉的颜色,慢慢的变得习惯性的常去画指甲。

 

有次,薛盈画了个暗蓝色,公司里的同事都说难看死了,刚好唐浩经过,薛盈将手伸给他看,他拿起她的手看了半天说,好看,我喜欢。

薛盈高兴的说:看,你们女人的眼光和男人的就是不一样。

唐浩:是,这是我这个男人的眼光。

 

后来,每次画指甲,薛盈总偏向于深蓝、深紫色、深红色,再后来,除了手指甲还画脚指甲。

 

(十八)

唐浩:我喜欢看女人穿高跟鞋,鞋跟还要是细细尖尖的。

薛盈:我夏天都是平底鞋,只是在冬天穿衣服太多,才会配上高跟鞋显得好看点,和你约会我不都是穿平底鞋呀,那你还约我。

唐浩:你不一样嘛。

 

有句话,不是说女为悦己者容嘛。之后,薛盈去买鞋,总是会挑性感高后跟的鞋,虽然刚开始穿不习惯,还常搞伤脚。

 

后来的夏天、冬天薛盈都穿着高跟鞋,除了不见他的日子。

薛盈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自从薛盈穿上高跟鞋和唐浩约会后,每次进唐浩的房间,脱鞋时,唐浩总是会看着她脱鞋,有时还会盯着她的鞋看一会。

薛盈:你有恋鞋癖呀?

唐浩:没有呀,看看你的鞋呀,每次都不一样,但都一样好看呀。

薛盈:去,就你会说。

 

薛盈穿着紫色的细高跟鞋见唐浩,这次唐浩不但盯着她的鞋看,竟然问:这是你买的鞋哦。

薛盈:废话,不是我买的,你买的呀?

唐浩:不是这个意思,很像很好看。

薛盈:像什么呀?

唐浩笑笑说:没什么。

薛盈:你是不是想吻我的鞋呀,我不介意的。

唐浩:你的鞋嘛,我就不亲了,我亲你的脚就行。

薛盈:都一把年纪了,还一点都不正经。

唐浩:我们要是正经怎么会在一起呢?你怎么老是提我的年龄,我最讨厌别人说我的年纪和身高了,我可很有童心的,好不好?

薛盈:好,不提年龄,那你到底有多高呀?

唐浩:你还提,再说,看我今天不整死你。

薛盈:好,怕你,不问就是了,等你有天主动告诉我。

薛盈发现,唐浩有时很会转移注意力,薛盈对唐浩认真看她鞋的事还是有疑问,却在他不经意间就忘了。

 

后来,有一天,在办公室,薛盈突然发现有一双鞋和她的这双紫色鞋很像,薛盈跟着这双鞋找到它的主人,颜色款式都太像了,只是不同的品牌。薛盈到现在才想起为什么那天唐浩会那样看她的鞋,会问那样的话,而这个鞋的主人,曾经或是现在去过唐浩的家,薛盈觉得真是悲衰,后来就再很少穿这双鞋,只是在公司也没再见那个女人穿那双鞋,薛盈猜想,或者后来那个女人再去唐浩家里,也许发生了相同的事吧,也许唐浩对鞋的印象还深过鞋的主人吧。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