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泪琥珀的博客

开心就好

 
 
 

日志

 
 

那一年的《婉君》(2011.09.27)  

2013-10-25 08:50:07|  分类: 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爷爷是初中的老师,退休后留在了学校做一些辅导工作,不记得是教政治的还是历史的了。

叔叔婚姻变故的时候,堂妹只有两岁多,留给了叔叔。 

爷爷很疼叔叔,因为叔叔是爷爷的小儿子。当时,爷爷对叔叔说,小孩小,就我带着,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出门打工吧,不用管家里的事,再说我是当老师的一定能将小孩带好。

于是,那些年都是爷爷和奶奶带着堂妹。奶奶眼睛看不见,所以带小孩的工作都是爷爷。 

爷爷教小孩那是又严厉又疼。

堂妹在两三岁时,爷爷就开始教她背诗,教她数数。

堂妹很机灵也很聪明,很多东西只要教上一两遍,就会了,虽然很多东西在当时可能还不理解。

那时,堂妹每次去接叔叔的电话,都能对着电话那头的爸爸背诗,一次背一首。大一些的时候就可以背长一点的了,有时在初中的教室里,别人在朗读,堂妹就能跟着背,跟着念。

爷爷还教堂妹唱歌,跳舞。爷爷的口琴吹得很好。

爷爷不管去哪都带着,总是放在自行车前面的蓝子里。 

爷爷天天帮堂妹扎最好看的头发,给她穿最好的吃最好的,那些时光爷爷就将所有的爱都付在了堂妹身上,就是当成了心头的肉来养着,让她得到最多的爱。

但爷爷教人也很严格,不允许有一点错,错了就会有惩罚,会挨打。 

在这样的教育下,堂妹变得越来越得人疼,也学习察言观色,嘴很甜很会讨好人。

曾经有多少爷爷的亲朋好友和爷爷的学生都对爷爷伸出大拇指说,你教的孩子那是千里百里的好呀。 

再长大一些,四五岁的时候,堂妹身上头上长很多会流脓的胞,爷爷带着她四处的求医,堂妹很懂事,从来不说痛。每次敷不同的药,爷爷的心里都痛,看到每个流脓的胞心里别提有多难受,这样熬了几个月,终于冶好了那些胞,堂妹又变回那个水灵灵的样了。

 

(二)

后来叔叔准备要再婚了,我和弟弟听说要将堂妹送走,送给我妈的堂姐做女儿。

听说这位远房的阿姨家里有两个儿子没有女儿,而且在当时有一个很大的房子,算是有钱人家。 

我和弟弟都还小不懂,问妈妈说,为什么我们不领来养呢,为什么一定要送那么远呢。

妈妈说,我们近亲不能领呀,要不你叔叔再婚就不能再生了,太近了,你新的婶婶会不高兴的。

我们似懂非懂。 

于是爷爷和奶奶将心里的宝送人了。 

堂妹离开的时候,那个哭真的是让身边的人都要断肠呀,我看到妈妈都直抹眼泪,很多的爷爷的亲朋好友都说,这么好的孩子要送人,舍得吗? 

爷爷奶奶不舍得又能怎样?在当时的,为了叔叔新的生活,也只能如此,太多现实的东西并不是由舍得或不舍得来决定的。

 

(三)

又过了两三年,堂妹八岁了。 

爷爷也从学校真真正正的退休回家来住了。 

这些年,堂妹很少回来,爷爷也就很少见堂妹。听说刚送人,不能常见,否则那么大的孩子在他人家里会不好养的。 

这些年,也只有我和弟弟去外公家时,可以见堂妹。 

堂妹也曾问我们,为什么要将我送走,我很乖,我会自己吃饭,自己洗衣,自己洗碗,我会唱歌、背诗、跳舞,为什么不要我呢? 

我和弟弟也回答不出来。 

这一年,电视剧里在放《婉君》,爷爷叫我和弟弟看,那时看的还是黑白电视机。

 每天晚上准时追着看,当看到小小新娘不愿出嫁时,不觉就想到了堂妹。 

当时以为爷爷是有意叫我们看的。因为有天爷爷问我们看了有什么感觉,你堂妹送给别人,觉得她在那边过得好不好。 

我和弟弟也只是十来岁都还不太懂,在那个时候我想,只要是有得吃有得玩就算好吧,我就傻傻的说,过得很好,他们家大,对堂妹都很好。

 爷爷好像对这个答案很失望,因为堂妹是爷爷和奶奶一手带大的,谁疼都应该没有自己宠吧。 

 后来看到婉君在新家后,三位少爷和家人那样疼婉君后,觉得堂妹也像婉君一样,会得到很多人的疼爱的。也曾经以为,在我们那个农村,堂妹会不会也是一个小小童养媳?

 电视剧里婉君是一夜长大了,跟着长大后的问题,就一个个呈现出来了。曾经的福星现在却成了最大的祸害。我们也一起跟着婉君的喜悲看着,过着,感受着。

 《婉君》的歌词唱出了所有的情节与感情。

 一个女孩名叫婉君,她的故事耐人追寻,小小新娘缘定三生,恍然一梦千古伤心一个女孩名叫婉君,明眸如水绿鬓如云,千般恩爱集于一身,蓦然回首冷冷清清一个女孩名叫婉君,冰肌如雪纤手香凝,多少欢笑多少泪痕,望穿秋水望断青春一个女孩名叫婉君,她的故事耐人追寻,几番风雨几度飘零,流云散尽何处月明

 婉君和她的家人很快都有了结局,应该说结局也不错。

 我们家的堂妹却只能慢慢的长大。

 

(四)

堂妹慢慢长大,也读小学了。但我们仍是堂妹最亲的人。每次去外公家,只要可以的话就多陪堂妹,只要有好吃的,都要叫上堂妹,在我和弟弟看来,这是我们最亲的妹妹。

 堂妹偷偷对我们说,不想换掉自己的姓,但是没有办法,新的爸妈要换,只能换姓但名不换。堂妹说,姐、哥,有人在的时候,你就叫我的新姓和名,没有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我们还是一个姓的。

 堂妹说,我还是要叫伯父伯母为伯父伯母,我不要叫姑父姑姑。

 堂妹说,我其实恨我自己的爸爸,当初要送我走。我后来不恨我妈妈,我只是可怜她。

 那时我们才知,堂妹其实不是和爷爷最亲,因为小时候太小了,爷爷又严厉,而我和弟弟是和她接触最多的人,所以她对我们总是依赖。

 后来,爷爷老了,去了另一个世界。

 我们和堂妹的关系,只是在过年或是过节的时候见上一面,平时也是少有联系,慢慢的亲里有些疏吧。因为我们只有一年一节才可以亲近,才会表达我们的感情,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的生活是她的新家给她的,不是我们。

 

(五)

我们都在长大,出门读大学了,出来工作了。

 堂妹也到城里读高中,有时也住在我们家里。听我妈说,我们外出读书与工作后,她也把堂妹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疼,也有一个人可以在我们不在家的时候陪她去逛街、爬山。

 只是再亲近的人,越亲近的人,住在一起久了如果产生了矛盾的话,这个隔阂是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化解的。

 我们也不清楚我妈和堂妹之前有些什么矛盾,只是觉得她们之前没有以前亲了,不是再无话不说了。

 堂妹和她自己亲爸爸及他新家的关系一直不好。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大人的事,我们也不好说。

 后来,堂妹也出来读大学了,曾经对堂妹承诺说,只要你来我工作的城市读书,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的。而是堂妹来了我工作的城市读书。

 入学时,是我一手操办的,一种做姐姐的荣誉感。

 只是也都才刚出来工作,没有太多的照顾,想疼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生活总是匆匆,也总是无奈。我们都以为这些一点点的关心或是一点点的物质帮助就是对堂妹的照顾,却没有了解堂妹的内心世界,不知道她的内心里想些什么,也不知道她要些什么。有时觉得很亲,有时觉得不了解。

 堂妹毕业后,出来工作,我和弟弟都给她介绍过工作。

 只是真的不了解堂妹要的是什么,而有些事情也不是想帮就可以的。

 后来堂妹自己找了份她认为还行的工作。

 日子还是一样过着,我和堂妹在一个城市,弟弟在隔离的城市。虽然我们离得不远,但是我们一年也只是见几次面。

 

(六)

很久以后,听说堂妹也谈男朋友了。才发现,堂妹原来长大了。

 堂妹的感情听说也不是很顺,自己的原因、对方的原因、家人的原因。

 这时我又想起了婉君。堂妹新家的大哥早就结婚生小孩了,但是二哥到现在仍未娶,这个年龄在我们农村已算不小了,所以曾偷偷的问,会不会你那新家会要你嫁二哥呀?

堂妹说,不会的,不用想太多。

 工作后的堂妹,虽然收入不多,在大城市里养活自己都有点紧,但是却每月坚持寄点钱回去给新家的爸妈,因为觉得怕亏欠了他们的养育之恩。

 我和弟弟都曾劝说着,自己力所能及就行,有时实在不行,就和新爸妈说说,不用一定的嘛,家人会理解的。只是堂妹还是坚持着。

 出来工作的人都知道,对家里总是报喜不报忧,如果真的要说些什么,也是等事情变好后,过去后才会说。

 堂妹也一样,生病了,失业了,换工作了,都是过后才说,不管是对家人或是我和弟弟。

 也许这个城市就是这样,所有的人都是忙着自己的生活,顾不了其他的人,连自己的父母也是一月半年的才有个电话,一年才回一次家,更何况其他呢。

 

(七)

堂妹后来对我说,生活不管你觉得喜欢或不喜欢,这是你的命,你就得受。有些事也是,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它已经发生了,你还是得接受。很多事只能让自己看淡,淡漠了自己,也淡漠了生活。

 婉君的生活早就有了结局,但是堂妹的结局还需慢慢的谱写……就像《步步惊心》里的若曦一样,我们不会知道自己的结局,所以我们期待着。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